人保金服刘伟:爱保科技全画像;王和:科技将重构保险理论


人保金服刘伟:爱保科技全画像;王和:科技将重构保险理论
人保金服刘伟:爱保科技全画像;王和:科技将重构保险理论

人保金服刘伟:爱保科技全画像

中国人保是财险市场的老大,也是传统保险公司的代表。在保险科技的大潮下,老大的创新实践更应引人注目。下面是人保金服-爱保科技总经理刘伟先生在分子实验室2018保险科技莆英大会上的发言。


      人保金服成立后,用了整整1年时间进行孵化,最终诞生了爱保科技。这一新科技联合了外界的力量,跨界性的把互联网技术能力融合进来,联合了易车集团和58集团,前者具有丰富的汽车场景,后者具有丰富的生活家庭场景,还有美国的Solera集团,立志打造一家全球性的保险科技公司。


爱保科技的商业模式

     

      爱保科技坚持以“科技+保险+服务”为核心,用科技赋能保险,用服务链接保险,全面打造面向B端场景的智能化风险管理平台和面向C端的智能化开放式自运营平台。前期以车和家庭为切入点,围绕客户全生命周期进行产寿健的保单组合管理,并提一站式风险解决方案。


      我们核心商业模式是一个三角,顶层是保险,这是我们的核心优势;底层是科技+服务,这是支撑保险高效智能运营的两个坚实基础。科技的力量,是降低保险的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总结起来就是去中介、降成本,这里说的去中介就是要去掉不合理的中介,因为从全球市场看,有价值的中介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另一个是服务,我们要打造优质的服务银行,整合高频服务来实现保险行业的服务化,实现用户之间有效互动。所以我们的模式中,既做了保险又做了科技,而这个科技本身是要对保险进行赋能,同时,还要做服务,以提高用户粘性。所以,爱保科技是一个自运营管理平台,既开放又智能,并面向B端和C端。


爱保的几个核心技术

      

      主要包括智慧理赔、智能搜索、动态精算、智能风控与反欺诈、AIcallcenter。每一项技术都在快速推动,由于时间关系,重点介绍下几个关键项目。


      智能理赔这项技术,是我们联合全球领先的图像识别公司,配合人保财险进行全面的技术攻关,是一个跨界联手的概念,在技术成熟的时候会正式发布相关内容。还有我们的”小爱保险”产品智能搜索,是解决不懂保险的人如何选择保险产品的问题。比如目前买保险产品,有时候要找一些代理人,但是每一个业务员的能力又是参差不齐的,要做到完全信赖,难度很大。如果有一个客观的第三方平台,通过技术及智能化手段来做一些个性化推送,对用户来讲是很好的体验。另外,就是动态精算,我们认为未来保险产品定价,一是要差异化个性化,二是要快速迭代调整,就像过去的退货运费险,价格是不断迭代计算的。前期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产品“航空延误险”,整合了航空数据、天气数据和人的数据,不同人、不同时间段、不同航班的价格是不一样的,真正实现定价的差异化,我们运营了一个产品叫“赔你等”,大家今后可以体验下。


爱保科技的优势

    

    总体看,股东资源还是不错的,无论人保金服,还是易车集团、58集团和SoLera集团,品牌和资源优势都比较明显。我们持有中元保险经纪牌照,为规范经营保驾护航。在机制方面,我们是在国有金融体制内进行了很大的机制创新,实现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在运营模式方面,我们是轻资产重运营模式,快速打造专业的运营团队,建立自运营平台。在技术优势方面,美国的Solera集团和虹软科技等科技巨头,一路提供独家技术护航。在人才战略上,我们汇集了多元化的人才队伍,保险、互联网、相关行业各占三分之一,科技人才占比超过了60%等。


具有以下五种能力


      一是科技创新能力;二是场景获客能力,我们拥有大量B端的场景方,特别是已有股东和潜在股东的场景资源十分丰富,场景获客能力较强;三是产品定制能力,爱保有很多高端的互联网保险人才,对保险产品的定制能力非常强,可以很好的为场景方服务;四是拥有面向B端的一流保险云和SAAS服务能力,可以快速完成系统对接和商务谈判,可以高效链接保险公司和场景方;最后就是我们的服务整合能力,依托股东资源对很多服务进行整合,可以快速实现保险产品服务化,构建强大的保险服务能力。


业务布局


      大概是4个场景,第一个是汽车场景,跟车场景有关的产品,如车险、车延保、车上人员责任;第二个是居家和出行场景,这个是包括服务型家庭财产险、高端家财险、物联网家财险,航空出行、城市出行、境外出行等相关场景保险;第三是大健康场景,围绕近年来的健康险风口进行业务布局,包括对寿险的实践,在这个场景中,我们将主推智能搜索产品;第四个是C端场景,一个是我们的车主惠整合服务平台,一个是小爱保险智能销售平台。在上述每一个场景中,我们均围绕科技+保险+服务这三个关键词进行创新实践,就是解决保险怎么做、科技怎么做和服务怎么做的问题,所有的产品都围绕这种逻辑。

王和:科技将重构保险理论

      科技重构保险”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和不容回避的现实。这种“重构”不仅仅是简单地重构保险业态,还将重构保险理论


一是风险认知问题。风险的本质是一种损失的可能性,一种不确定性,而“不确定”往往源于信息不对称,反映为感知和认识的能力。用互联网和大数据等新科技的视角去看风险,尤其是对“时间”和“空间”的重新认识、定义和利用的基础上,看风险、风险因素、风险性质、风险事故与损失的定义与分类,看“可测定(量化)”“不可测定(量化)”,看风险处理的方式,看风险的可变性,看可保风险与管理等问题,环境和能力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量”的提升,更带来了“质”的跨越,因此,需要重新定义风险以及相关理论。


二是保险定义问题。在科技赋能的背景下,保险的定义、性质、职能和作用均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职能问题。保险的本质和形式也需要再定义,例如,在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推动下,集合的效率和信用的建立将被重新定义,并构建保险存在的新逻辑和新基础。同时,传统保险是基于“等量管理”,科技给了保险“减量管理”以想象与可能,并将从根本上改变保险经营的逻辑基础。此外,面向未来,“保险+”将成为保险发展的重要模式和路径,势必将重新定义保险内涵与外延。


三是可保利益问题。可保利益是保险经营理论的一个重要基石,首先,经济关系的日益多元和复杂,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个体和局部损失的“传染”效应不断扩大,使得可保利益的主体不再“清晰”和“简单”,其次,对“合法”、“经济”和“确定”的界定也需要重新认识和思考,随之而来的是道德风险、逆选择与制度公平问题。此外,“可测定”、“可度量”和“可确定”也面临挑战。可与不可,更多的是基于能力。在科技赋能的背景下,将重新定义“可能”,因此,在传统的可保风险与不可保风险中,会出现一个“灰色(模糊)地带”,利用科技手段,可以不断改变这个地带的“灰度”,保险就可以在这个“地带”开疆拓土,创新发展。


四是最大诚信问题。诚信是所有社会活动的基础,保险对于当事人诚信的要求更高,即“最大诚信原则”。这种制度安排的逻辑基础是:投保人对自身的风险信息和认知处于相对优势的地位,为了确保制度的社会效率,需要通过“告知”和“保证”等手段,实现一种责任分配的制度安排。但随着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信息民主和技术平等成为常态,将重新定义不同主体的信息地位与能力,因此,要认识并思考“最大诚信原则”制度的环境变化问题,重新理解保险制度的社会公平和效率问题,实现责任的再分配,继而重新思考“最大”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五是补偿原则问题。补偿是保险的最基本职能,是保险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同时,保险具有射悻合同的特征,因此,补偿原则是确保其不被恶意利用,防止不当得利的重要理论基础。补偿原则基本思想是“恢复原状”,不可以通过保险“获利”,以防止道德风险。所以,“损失”的定义与确定就成为了关键。在传统的条件下,由于保险公司对“损失”确定的能力相对有限,因此,更多的是采用相对“保守”的做法,这也是许多被保险人抱怨“十赔九不足”的一个重要制度原因。科技的发展给了确定损失,实现合理和充分补偿以更大的可能,因此,需要重新定义和理解不可获利原则,提高保险补偿程度,既为社会提供更加充分的保障,也为保险业营造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结合“可保利益”的反思,需要重新梳理损失补偿对象问题,即潜在的“损失主体”。此外,在确定损失和补偿过程中,还面临一个保险经营的重要因素:近因原则。就历史环境而言,无论是理论,还是技术,均面临诸多挑战,但在科技赋能的背景下,需要重新认识“近因”的问题,包括定义与确定


六是形态与模式问题。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经济的兴起,将重新定义市场经济的许多基础问题,因此,保险也需要重新思考形态与模式问题,包括形态与类型、需求与供给、规模与效率等,还包括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问题,以及市场机制、市场模式和市场组织等问题。在科技的发展和推动下,许多传统的保险形态需要重新定义,包括社会保险与商业保险、法定保险与商业保险、商业保险与相互保险、财产保险与责任保险、自保与共保、健康保险与健康管理、养老保险与养老信托等。如在区块链,包括智能合约的背景下,相互保险和再保险将面临“再定义”与“再存在”的问题。同时,互联网保险和保险交易所等保险新形态,不仅需要理论“指点迷津”,更需要“验明正身”。尤其是保险交易所,能否成为“偿付能力流动性管理平台和交易市场”,而在此前提下,偿付能力监管将如何实现。此外,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全要素生产力”的概念,那么,保险和保险市场的“全要素”是什么,如何从制度层面提升保险业“全要素生产力”,也是保险理论亟待解决的问题。


七是定价技术问题。保险是典型的“数据行业”,精算是保险行业,尤其是定价的核心技术。在大数据时代,将重新定义“数据能力”,它不仅是数据获取能力,还包括了数据处理能力。这一切,均对传统精算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传统的保险精算,更多的是关注保险行业和企业自身的数据,而未来需要更多地关注外部数据。过去更多的是使用历史数据,而未来需要更多地利用实时和动态数据。过去的数据处理能力,更多面对的是结构数据,未来需要更多地处理非结构数据,以及语义能力。量子和超级计算的概念,改变的不仅是速度,更有可能。面向未来,算力,不仅代表能力,更意味着权力。同时,科技发展的一个重要突破领域是认知科学,保险精算也属于认知科学范畴,所以,当预测不断向预知靠近时,将从根本上挑战保险经营的重要基础:定价与准备,因此,保险理论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从“前定价”逐步过渡到“后定价”和“中定价”,乃至“自定价”模式,而它的理论基础应如何构建。如“退货运费险”就构建了一种“自平衡”的外部和动态定价体系,这种模式的理论基础,尤其是监管依据应如何定义和解释。同时,“准备”的概念更多的是基于“池”的思维模式,当“点”时代到来时,需要重新思考一系列相关的基础理论问题,包括传统的偿付能力管理理论,乃至“自保险”模式问题。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在区块链构建起“价值互联网”的背景下,是否会出现“没有一分钱资本金的保险公司”,或者是基于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和智能合约的“机器保险公司”,也需要保险理论的证明。


八是成本理论问题。保险成本理论是构建在保险基金理论基础上,这是保险社会性的缘起与依据,更是保险经营管理合理性的逻辑基础。科技将重新定义并丰富保险基金概念,包括性质、特征、范围与结构。在传统理论下,保险成本结构和属性是清晰和确定的。但在科技赋能和社会进步的环境下,保险商业模式的进化已经成为了必然。减量管理和“保险+”成为了未来保险发展和经营的重要形态,与此同时,也挑战了传统的保险经营理论,尤其是成本理论。在“管理型保险”的背景下,风险管理和服务的成本将成为了保险经营成本的主要构成。这种成本,既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费用,也不属于赔款,如何依法合规地界定与列支,如何有效的管控,更重要的是如何解释税收关系,成为了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并直接影响到了保险行业的转型发展,因此,需要对保险成本的结构和属性进行再确定,这种“再确定”需要理论支撑


最后,是基础理论问题。这个时代,科技发展与进步的最大特点是带来了许多基础理论层面的发展、创新、迭代,乃至颠覆,保险理论也不例外。科技重构保险理论的话题,需要在一个更宏大的背景下去思考,思考那些更根本和更基础的问题。例如,如何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保险的关系,保险无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早实践,那么,在新时代将如何发扬光大。再如,如何理解可持续发展与保险的关系,保险的根本诉求就是解决“不确定性”,确保“可持续”,那么,面向未来,保险如何更好、更深入地融入到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过程中,让生活更美好。此外,从发达国家的保险发展理论与实践看,保险城市、保险国家和保险型社会等概念已不断普及和深入,并开展了积极探索与实践。我国在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下,出现了宁波等一批在保险参与社会管理方面的先进实践,同时,雄安新区建设也全面导入了社会风险管理的新理念和新模式,这种模式的理论基础也需要进一步清晰和夯实。




金融科技新观察

新沃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保险科技发展研究平台,关注保险科技发展方面的资讯和成果,探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