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摘要:1988年,八名资产管理行业的精英,相信自己能够创造一个以客户为先、更致力于了解与管理风险的资产管理公司。他们决定,在曼哈顿的一间办公室里共同创业。

当3家金融巨头联手,资管界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一家是建设银行,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之一,市值超过1.8万亿元。


一家是淡马锡,新加坡的“国家队”,政府所有的投资公司,也是建行的“老朋友”,早在2005年就以14亿美元购入建行5.1%股权。


一家是贝莱德集团,全球最大资管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全球管理资产规模6.96万亿美元,约合50万亿元人民币。


三大万亿级巨头,随便拎出一个都举足轻重。


而在上周五,据彭博报道,这三强联手,将达成一项非约束协议,在中国组建一家资产管理合资公司,为当地的中国投资者开发和分销产品。


这是贝莱德在中国达成的首个合资协议,也是这位“资管之王”酝酿已久的“中国野心”。


01

 从0到7万亿


占据着全球资管王座的贝莱德,是位年轻的“80后”。


1988年,八名资产管理行业的精英,相信自己能够创造一个以客户为先、更致力于了解与管理风险的资产管理公司。


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他们决定,在曼哈顿的一间办公室里共同创业。


当时,这8名精英创业团队管理着黑石集团(Blackstone)旗下专注于固定收益的一个投资部门。


1992年,这家新创公司正式更名为“贝莱德(BlackRock)”。


1992年底,贝莱德AUM(资产管理规模)达170亿美元;

1994年底,这个数字是530亿美元,增长速度可谓惊人;


进入2004年下半年,贝莱德开始了一系列的战略收购,先是道富研究管理,再是美林银行投资管理。


等到2008年金融危机,所有人都在夺路而逃,唯独贝莱德利用危机交易,四面出击,成了废墟中崛起的大赢家。


它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分析模型要优于穆迪和标普在2008年发布的陈旧模型。


也是在那一场风暴中,它买下了巴莱克银行的整个环球投资。


整个巴莱克环球投资,包括了巴莱克公司皇冠上的那颗宝石——iShares部门,全球最大的ETF发行机构。


贝莱德最后拍出了135亿美元的报价。


关键的一笔,巴莱克交易奠定了贝莱德时代的基础。


自那之后,2009年,贝莱德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资产管理公司。


这一资管业务老大王座,它一坐就是10年。


截至2019年三月,按AUM(资产管理规模)排名的全球前五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是贝莱德、领航投资、瑞银集团、道富公司和富达投资集团。


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数据来源:www.statista.com


其中,贝莱德与领航投资属于第一阵营,远远领先于其他公司。


在这TOP5中,领航是位70后(成立于1975年),瑞银有着上百年历史,道富成立于1978年。


至于富达,是位40后,成立于1946年。


脱胎于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基金——黑石,凭借着黑石500万美元种子基金成立。


贝莱德这位年轻的80后,从0到7万亿,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02

 华尔街的独行者


从500万种子资金,到旗下总资产超过德国GDP总量;


从曼哈顿的一间办公室,到苹果、麦当劳、花旗和摩根大通等的共同股东;


贝莱德金融帝国的称誉,实至名归。


这个庞大的资管帝国,背后有一位特立独行的掌门人——芬克。


《经济学人》曾对芬克有过戏称:


在纽约林荫大道,有两位几十年的对头。


一位是芬克,星巴克几乎时刻不离手,在52街执掌着贝莱德(BlackRock),也叫黑岩;


一位是苏世民,在51街和52街之间管理着黑石(Blackstone)。


两人曾经共事,但在投资和管理方面的观念却截然相反,矛盾重重。


事实上,不仅是与黑石相悖,在华尔街、资管圈、整个金融界,芬克都是一位独行者。


他与短期主义过不去,专注并坚持长期主义思维。


他的灵魂里,刻着的不是短期现金流,而是严格的风险管理。


作为全球最大的资管帝国,贝莱德出众的资产管理能力背后,是其无与伦比的风险管理能力——


而这,才是支撑贝莱德帝国最重要的地基。


而关于这一地基的构建,要从最初的故事,最初的芬克说起。


1976年,芬克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


本意做房地产金融的他,无意进了第一波士顿的固定收益证券部门。


芬克和团队开发了新兴的住房抵押贷款债券(MBS),并在短短几年把它打造成为了明星产品。


当时只有28岁的芬克,被称为“华尔街神童”。


正春风得意,命运的玩笑突如其来。


美国利率突然走低,芬克的投资仓位损失了一亿美元,惨烈的失败给了他沉重的一击。


在那之后,芬克离开了第一波士顿。


也是自那之后,芬克深刻认识到,严格风险管理在投资中无与伦比的重要性。


直到1988年4月,芬克和其他七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建了贝莱德的前身——“黑石集团资产管理部”。


那时的芬克,只有一个简单的心愿;那时的贝莱德,使命只有一个:


帮助投资者理解他们所持债券组合中蕴含的风险,并以此为起点为机构客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


简言之,从风险管理的角度为机构客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


那个年代,很少有人认为债券需要风险管理,投资者认为这家公司简直是疯了。


可08年金融危机的反转,贝莱德一路发展速度之快,无不令人折服于芬克。


与众不同的芬克,正努力使贝莱德也与众不同。风险管理成就了这位华尔街的独行者,也成就了贝莱德7万亿的帝国。


而他们手中握着的利刃,是一个约3000千万行代码的神秘系统——阿拉丁。



03

 资管界的风控大师


2000年,芬克将自己的分析师团队分离出来,组建了贝莱德解决方案公司,开发出一个名为“阿拉丁(Aladdin)”的风险管理系统。


此阿拉丁,非《一千零一夜》中的阿拉丁。


贝莱德的阿拉丁(Aladdin),是资产(Asset)、负债(Liability)、债务(Debt)、衍生品(Derivative)、投资网络(Investment Network)的缩写。


它是贝莱德风险管理部的解决方案,也是基金行业最著名的科技产品之一。


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图片来源:贝莱德


Aladdin代表着传统金融机构风控系统的最高水准。它的强大之处,在于能够为投资者的资产组合定制特定的风险情景。


这个与童话同名的平台,是贝莱德公司的中枢神经系统,有着五大功能:


◆ 组合与风险分析,即为客户提供每日风险评估报告、盘前分析、以及交易和资金分配模型;


◆ 交易执行功能,即为客户进行订单管理、交易指令执行、并提供实时风险和现金报告;


◆ 风险管理与控制,即对资产实行实时全面监控、每日风险敞口限值监控、VAR分析,跟踪误差、压力测试等;


◆ 数据管理与监控,即对数据进行保密管理、交易确认和日志的管理;


◆ 组合管理,即对现金和仓位进行对账、最组合的表现进行业绩归因、对净资产进行估值计算。


2008年前,贝莱德一度是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BS)市场最活跃的参与者。要知道,MBS正是金融风暴的导火索之一。


但依赖Aladdin的风控和数据分析,在次贷危机前,它及时缩减了MBS头寸。


而同期的华尔街,很多机构都因未能提前抽身在那场风暴中沦为了悲剧。


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图片来源:贝莱德


如今,这个位于华盛顿州的数据中心——


每天有6000台服务器日夜运作,2000余人负责全天维护;


替210多家机构进行市场风险分析,有偿提供给全球约17000多位交易员使用。


Aladdin管理着约15万亿美元的资产(包括贝莱德的约7万亿),占全球金融资产的7%,规模和领先效应都不容小觑。


以摩根士丹利、瑞银、德意志银行在内的头部资管公司,甚至部分竞争对手包括领航(全球第二大资管公司)都在使用它。


可以说,“阿拉丁”是备受美国政府和全球投资者追捧的一盏“神灯”。


而也是阿拉丁,造就了贝莱德独一无二的强大竞争力。


04

 对中国念念不忘


在《一千零一夜》的原文里,受灯神启佑的阿拉丁,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小伙子。


也许冥冥之中,贝莱德与中国早已结缘。


三强联手,非一时起意。


贝莱德对中国的野心,已经耕耘了很长一段时间。


◆ 2017年9月,贝莱德在中国成立投资公司,并于12月拿下私募牌照,成为较早进入中国的国际资管巨头之一。


这被贝莱德视为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 今年4月,芬克直言,他希望贝莱德成为中国领先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并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视作贝莱德最大的增长机会之一。


◆ 等到11月,贝莱德又专门以一份研报表示心动,中国市场的机会大到不可忽视。


直追美国的GDP,爆炸性增长的中国经济,内需的拉动,以及中产阶级的壮大——


无一不昭示着中国对于外资的诱惑,无一不是一副富有增长力的投资蓝图,不可错过。


7万亿资管之王:贝莱德的“中国野心”

图片来源:贝莱德


自7月20日,“国11条”提出鼓励外资参与设立理财子公司后,外资资管机构正以各种方式谋求与理财子公司合作。


建行作为中国四大行之一,拥有广阔的销售体系、强大的理财产品运营能力。


而新加坡“国家队”淡马锡,与贝莱德一样,亦是重仓中国的坚定践行者。


在2019年距离结束不过10余天之时,三大万亿级巨头,联手搞了出大事情。


即使细节尚需商讨,合资理财公司成立仍需监管审批,却不影响消息的重磅。


贝莱德野心在望,而对寒冬而言,有业内人说,仿佛嗅到了一股利好的温暖气息。也许其无与伦比的风控,能为中国资管注入一针强心剂。


最强资本入驻,瞄准这一火热市场,也许2020将是一派大好光景。


05

 结语 


有人说,今年国内各大银行理财子公司相继开业,各类资管公司加速落地,中国将迎来大资管新时代。


也有人言,迎来的是资管的黄金时代。


如果真是黄金时代,那贝莱德从0到7万亿、青出于蓝、进军中国的一路“野心”,也许能给资管界带来一定启示。


强大的阿拉丁平台,严谨优质的金融服务,贝莱德帝国的影响力前所未有。


可即便如此,在掌门人芬克眼中,这一摩天大楼仍未完工——

“我每天仍然像三十多年前刚进入这个行业时学习的一样多。

贝莱克的工作是将信息传递给客户,为客户提供风险管理服务。

我们必须时刻跟上信息的变化……如果你不能和世界一起前进,你就注定失败。”


大资管新时代,群雄逐鹿,前有外资,后有理财子公司,各路资管、财富公司。


竞争激烈,想要生存下去,或许应是芬克说的那样,“我仍然把自己当学生”,时刻保持野心,了解世界和市场的变动。


时刻“Be prepared,be disciplined”。



慢钱头条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财经领域发生的大事儿,新事儿,洞悉 财经政策,遍知财经热点,明察财经万象,把握财经大势......选对平台,财富自来!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财经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