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港险”非法代理背后暗藏蚂蚁搬家、套刷信用卡…

来源: 中经金融
摘要:销售香港保险产品佣金非常高,过高的佣金促使内地代理人销售港险。另一方面,买香港大额保单过程中,境内资金通过什么方式流向境外也值得关注,例如‘蚂蚁搬家’、‘套刷信用卡’、‘地下钱庄’……

境外保险再成热点话题。

  日前,上海银保监局发布“沪银保监保罚决字〔2019〕36号 ”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海奋威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奋威保险代理”)因“宣传推介境外保险产品”被处罚。

  以上绝非个案,中国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数据显示,内地访客新造(注:新增)保单数量上升趋势明显。多位业内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销售香港保险产品佣金非常高,过高的佣金促使内地代理人销售港险。另一方面,买香港大额保单过程中,境内资金通过什么方式流向境外也值得关注,例如‘蚂蚁搬家’、‘套刷信用卡’、‘地下钱庄’……”

  记者注意到,此前,监管部门亦曾多次明确,近年来,境内非法销售、非法代理香港保险产品的行为日益增多,既扰乱境内保险市场秩序,造成消费者被误导和维权成本增加,又干扰国家外汇管理秩序,造成资产外流甚至黑钱清洗。

【资讯】“港险”非法代理背后暗藏蚂蚁搬家、套刷信用卡…

  内地新造保单飙升

  记者注意到,奋威保险代理被处罚一事,或源于2018年8月上海银保监局网站“局长信箱”一则留言。留言内容大致为,举报奋威保险代理销售香港保险及非保险类理财产品。

  案件背后,一方面显示监管对非法代理港险的高压态势未变,另一方面,也侧面反映出非法代理港险市场依然凶猛。

  中国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自2012年起,内地居民已经成为香港保险市场最重要的保费来源。

  数据显示,内地居民每年赴港投保为香港保险业贡献了大量保费,并逐年增长,到2016年,这一贡献率达到了40%左右。从2017年起,因受多种因素影响,内地居民买香港保险热度有所降温,但中国香港保险业监管局2018年的数据依然显示,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占香港新造个人人寿业务总额的比重接近30%。

  中国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476亿港元,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9.4%。

  2019年5月31日,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香港保险业临时统计数字显示,期内毛保费总额达到1488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2.3%。 而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128亿港元,同比上升7.9%,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6.4%。

  香港保险持续受到内地居民的追捧,“港险代理人”的大力推销功不可没。

  记者了解到,香港保单佣金提取比例远高于内地。香港保单有着较高的件均保费和佣金,与内地保险代理人佣金相比,一些香港保单首年最高佣金可以高达投保人所缴保费的85%,次年及以后的佣金也可以拿到20%左右的水平,而内地代理人的佣金水平则远远不及。

  多位内地保险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销售香港保单,佣金提取可达到90%,最高还可以达到105%。内地代理人佣金比例相比差距太大。”

  根据原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规范人身保险业务经营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个人寿险保单支付的直接佣金标准:趸交保费的直接佣金占保费的比例不得超过4%;期交保费的直接佣金总额占保费总额的比例不得超过5%,其中,首年佣金最高不得超过40%。

  潜藏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香港保险火热背后隐藏着诸多风险。

  原保监会此前发布关于内地居民赴港购买保险的风险提示,监管部门主要罗列了五个提示,其中,在“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三个方面,监管部门曾用较大篇幅进行重点描述。

  首先,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险,需亲赴香港投保并签署相关保险合同。如在境内投保香港保单,则属于非法的“地下保单”,既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也不受香港法律保护。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险适用香港地区法律。如果发生纠纷,投保人需按照香港地区的法律进行维权诉讼。与内地相比,香港法律诉讼费用较高,可能面临较高的时间和费用成本。除了法律诉讼之外,投保人也可选择向香港的保险索偿投诉局投诉与理赔索偿有关的纠纷,但该局目前可裁决的赔偿上限是100万港元,大额保单的赔偿纠纷无法通过该局裁决处理。

  其次,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一方面,内地居民在香港购买的保单,赔款、保险金给付以港元、美元等外币结算,消费者需自行承担外币汇兑风险。另一方面,内地居民个人到境外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返还分红类保险,属于金融和资本项下的交易,是现行的外汇管理政策尚未开放的项目,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此外,如以期交保费方式购买长期寿险保单,也可能存在因外汇支付政策变化导致无法交纳续期保费的风险。

  最后,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对于分红保险,其保证收益之上的红利分配是不确定的。目前内地保险产品遵照监管要求,按照低、中、高三档演示红利水平,演示利率上限分别为3%、4.5%和6%。但是香港保险市场化程度较高,未对红利演示作出明确要求,大多数产品通常采用6%以上的投资收益率进行分红演示。但分红本身属于非保证收益,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能否实现主要取决于保险公司能否长期保持高投资收益率。

  事实上,对内地投保人来说,最大的风险是“地下保单”,既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也不受香港法律保护,一旦有了纠纷,根本无处申诉。

  “港险”暗道

  值得一提的是,多位保险经纪人向记者透露,香港保单颇受高净值客户欢迎的原因就是能进行境外资产配置以及资产转移。

  某咨询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大额香港保单可以用来进行资产转移。常用途径是,内地投保人投保香港大额寿险保单,保单的保费可以高达几十万、上百万美元,保费缴纳之后,投保人可将保单在境外进行质押贷款,贷款额可达保费的八成或九成,资产便通过这种方式由境内转至境外。

  此外,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还表示,“部分投保人买香港保险是为了对抗汇率风险,因为港险多是美元结算。”

  近年来,随着外汇管理局、中国银联的各项关于外汇支付规定的重申,以及2017年 7月1日施行的《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监管部门通过各种方式不断为香港保单热度降温。

  记者注意到,按照现行外汇政策法规,境内居民个人到境外旅行、商务活动以及留学等,购买人身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属于服务贸易类交易,在外汇管理的政策框架下是允许和支持的。对于居民个人到境外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返还分红类保险,属于金融和资本项下交易,根据《个人外汇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06〕第3号)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印发个人外汇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通知》(汇发〔2007〕1号)等现行个人外汇管理政策法规,尚未开放。

  2016年10月,中国银联发布《境外保险类商户受理境内银联卡合规指引》,境内居民在境外购买与意外、疾病等旅游消费相关的经常项目保险,可以使用银联卡支付;其他保险项目严禁使用银联卡支付。严格落实外汇政策规定的境外保险类商户单笔交易不超过5000美元或其他等值外币的消费金额限制。

  2016年12月,央行发布《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没有下降,但是当日单笔或者累计交易人民币5万元以上(含5万元)、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含1万美元)的现金缴存、现金支取、现金结售汇、现钞兑换、现金汇款、现金票据解付及其他形式的现金收支都需要上报。

2017年7月1日,被称为中国版“CRS”的立法发布——《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这一办法规定,银行、证券、信托、期货、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展对非居民金融账户的尽职调查。

  2018年9月,中国政府与CRS其他成员国或地区进行首次信息交换,从而得到对方收集到的特定中国人的金融账户信息;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对存量个人低净值账户和全部存量机构账户的尽职调查。

  某香港保险人士对记者透露,目前内地购买巨额香港保单,境内的钱流向境外一般是通过不合规的手段,而且风险比较大。“现在国家严监管的情况下,还能赴港买大额保险,说明仍有很多非法资金通道存在,‘蛇有蛇道,鼠有鼠窝’”。


财富人生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财经领域发生的大事儿,新事儿,洞悉财经政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