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博信股份事件诈骗漩涡:十余家金融机构百亿资金卷入

来源: 经济观察报
摘要:随着34亿踩雷一事被诺亚主动揭开,金融机构踩雷名单与日俱增。

随着34亿踩雷一事被诺亚主动揭开,金融机构踩雷名单与日俱增。

【资讯】博信股份事件诈骗漩涡:十余家金融机构百亿资金卷入

  随着博信案件的持续发酵,旋涡也变得越来越大。据记者粗略估算,其中牵扯十余家金融机构背后涉及百亿资金。

  然而,目前在金融机构与电商方面正上演颇为讽刺一幕,纠结于广州承兴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你来我往,吸引市场大量焦点。“纠结于这点的原因自然是想要把责任推给对方。”

  事件慢慢变成了一场口水战。记者采访多位卷入该事的机构人士均向记者表示,尽管大家都想将焦点回归到博信本身,但奈何疲于应付涉事机构踢过来的皮球。

  而那边厢,焦点转移,事件核心的始作俑者博信股份却是一派风平浪静之相。除此前的董事长罗静拘留和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一事对外公告后,博信方面未再对外作出任何解释。7月8日和9日甚至收获两根大阳线,令市场颇为费解。

  不过,记者也了解到,目前经侦已向多家卷入机构了解情况。有机构便选择直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通过法院呈现证据来划清权责。

  十余家机构百亿资金卷入

  7月8日晚间,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 NYSE: NO)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事件起因于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女士,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先生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8日晚,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的一封内部信随即大量流传,信中称:“目前与承兴相关的基金,确实发生了风险,歌斐作为管理人,在发现风险因素的第一时间,就采取最快的行动切实维护投资者的利益。”

  资料显示,罗静,1971年出生,为中国香港籍。根据承兴国际集团官网显示,1996年承兴国际在香港成立并设立亚洲总部,此后先后成为百事、宝洁中国供应商,NOKIA中国区合作伙伴,2006年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承兴)成立。

  有消息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有一种说法即罗静因收购博信股份需大量资金,因而使其负债变得难以承受,当罗静再向汪静波要求发行产品时,被汪察觉破绽,遂报警。但此消息未获诺亚方面回应。

  据诺亚高层向财新网透露的内容,诺亚内部意识到风险是在5月,过去京东汇款都是使用同一户名的账户,但在5月突然户名发生变更,引起诺亚内部警觉;另外在京东“618”年中大促前,承兴表示要配合大促做大产品规模,综合来看让诺亚高层觉得有疑问,所以开始启动内部调查。

  而随着34亿踩雷一事被诺亚主动揭开,金融机构踩雷名单与日俱增。

  最早被关注到的是云南信托。据记者此前报道,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云南信托计划募集资金用于购买广州承兴持有的电商龙头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80%计算,信托存续期内可以循环购买基础应收账款,信托到期前由广州承兴溢价回购上述应收账款,存续期间应收账款还款资金可以抵扣广州承兴回购款。

  同时,资料显示,广州承兴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总资产105.99亿元,总负债83.21亿元,净资产22.78亿元。截至2017年末,广州承兴应收账款余额为74.8亿元,占总资产的70.62%,。

  此外,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包括法尔胜旗下上海摩山保理、湘财证券、云南信托、诺亚财富四家机构涉及金额近九十亿。

  其中,据内部相关人士介绍,法尔胜(000890.sh)旗下上海摩山保理有限公司与承兴国际尚有28亿左右的存续基金尚未兑付。今年3月底,法尔胜以12亿元现金对价收购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山保理”)100%股权。自此摩山保理成为上市公司法尔胜全资子公司。不过截止发稿,法尔胜方面未就记者数字核实予以回复。

  此外,据记者粗略统计,十余家机构均发行过广州承兴相关产品。除上述四家外,包括中粮信托、光大信托、国民信托、中江信托、中融资本、陕西省国际信托、钜洲资产、光大兴陇信托、东海瑞京、大成创新资本等机构。

  其中,中粮信托曾发行过四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总金额在4亿,目前均已清算。

  中江信托(现更名为雪松信托)“金鹤128号苏宁云商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曾为广州承兴融资2亿元,还款来源也是广州承兴对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债权。这项信托计划2017年已经到期。

  同时,记者查阅金斧子官网发现大成创新资本发行产品最多。据不完全统计,大成创新资本共发行15款与广州承兴有关产品,其中3款已经清算,12款正在运行中。其中,广州承兴应收账款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均在运行。

  多方口舌

  供应链金融应收账款,为事件漩涡核心。

  记者了解到,博信事件供应链金融形成链条大致是广州承兴向苏宁、京东、中国移动等供货。由于京东等核心企业话语权较大,因此对广州承兴产生较大现金流压力。因此承兴将上述企业应收款打包成相关产品在金融平台上发行。

  一位从事供应链金融方面人士称,京东等应收账款属于硬通货,供应链保理都对其有所偏好。按理说,其中若发生资金链问题,就是京东等企业不肯兑付应收。

  于是,戏剧一幕发生。

  涉事公司京东此前对外公告称,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

  而诺亚财富也旋即表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歌斐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虽然诺亚财富并未对外公布诈骗案件的细节,但是在种种公告文字中,已经能够揣测此涉及百亿元的巨雷。

  一位卷入该事的金融机构人士告诉记者,若承兴用假萝卜章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并对外诈骗,也瞒不过所有的金融机构,毕竟有十多家牵扯其中。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金融机构在尽调时已进行了现金流、贸易流、物流三流的检验。

  有一种说法是承兴方面假借电商外部大厅等场地进行假章加盖行为,对此,京东方面品牌人士告诉,此事涉及具体的诈骗行为,在警方调查过程中,无法透露。

另一家牵扯其中的电商苏宁也否认了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并表示,广州承兴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事宜,经公司核实我司与该融资事项无关。“上述事件系广州承兴伪造与苏宁易购的采购合同进行融资”。

  南京大学教授张理表示,首先,在法律上,应收账款权利人有权将权利转让,但是,转让合同是否成立,取决于多重因素。比如,应收账款是否真实?标的不存在或者虚假,直接影响合同的成立。又比如,合同当事人是否真实,虚构或者伪造名义签订合同,合同不成立。其次,受让方应当对合同标的即应收账款逐一核查确定。


“一夜暴富”成刚需下的人性险恶

点击查看》》

财富人生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财经领域发生的大事儿,新事儿,洞悉财经政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财商课程

更多+
  • {{item.name}}

    {{item.desc}}

    ¥{{item.price}} 已更新{{item.contentNum}}课时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