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PUA培训被骗起诉公司:导师教把妹我不管,只想把钱要回来

来源: 每日人物
摘要:PUA(全称Pick-up Artist,搭讪艺术家)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借着网络传播发展的东风,PUA文化也在2008-2012年间飞速在中国传播开来,并形成很多流派。

今年6月初,杨一林终于拿到了法院的判决书。

【资讯】PUA培训被骗起诉公司:导师教把妹我不管,只想把钱要回来

  判决书/图源受访者

  4月12日,成都青羊区法院宣判杨一林四人胜诉,一审认定被告公司的培训内容违反社会公序良俗,有损社会公益,故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判还培训费。

  2017年5-7月,杨一林和其他三名前学员每人交了29800元,参加在成都的浪迹情感公司的PUA导师培训计划。之后,他们发现该培训不如想象,充斥着对女性的把控和诱导性关系的发生,而且在考核通过后,他们也未能成为月入十万的导师。三个月后,他们起诉了浪迹教育所属的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目前,判决书还没生效。“如果对方不上诉,我们就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果对方上诉就继续打官司,和他们斗争到底。”杨一林表现得很平静。

  另一方面,在他们的身上也充满着复杂性。

  回顾当时的课程内容,杨一林称自己并不反感:“作为男孩子来说,说句真心话,没什么反感……”。杨一林坦言,“无论怎么教别人把妹我都不管”,他更希望是通过维权“把钱要回来”。

  29800的PUA导师培训计划

  杨一林关注PUA文化是在2015年,那年他24岁。单身的他没事的时候,偶尔会浏览一些相关的网站。

  PUA(全称Pick-up Artist,搭讪艺术家)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借着网络传播发展的东风,PUA文化也在2008-2012年间飞速在中国传播开来,并形成很多流派。

  “浪迹教育”是PUA在中国落地的一员。从2015年成立起,浪迹教育的课程内容就吸引着国内不少单身或是渴望掌握“爱的能力”的男性,其中包括杨一林。

  天眼查资料显示,它隶属于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男性情感在线教育的服务商,拥有多年男性恋爱培训服务经验,旨在帮助男性掌握情感奥秘。浪迹教育通过开设私教、实战、全托等课程,以及不断的专业训练,帮助用户最终实现情感自由。

  事后有学员发现,他们通过微信加上的导师,其实只是个课程销售。

  不过,这枚种子在杨一林的土壤里深埋着,直到一个机会的到来。

  2017年4月,杨一林在朋友圈看到了浪迹教育发布的导师培训计划。该导师计划声称课程将教授学员如何提升情商、衣品,以及和女孩的相处之道等。除此之外,课程结束后,学员可以成为月收入过十万的导师,实现财务和情感双自由。不过,想成为导师,必须先缴纳29800元的培训费。

  杨一林动心了,教别人把妹还能赚大钱,何乐而不为呢?他丝毫没有怀疑这则广告的真实性。他相信浪迹这家公司,以及整个行业未来都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他记得北京有家PUA公司甚至登上了新三板。杨一林口中提及的北京这家PUA公司,名叫坏男孩学院,浪迹教育曾是其下的团队之一,后出走单干。

  “当时国家没有反对这个行业,说明他是受到国家认可、合法的。而且我也是长时间关注了,不是一时兴起。”而且他认为,目前男女比例失衡,提升男生的情商、衣品和各方面形象是个好事情。

  说服自己之后,杨一林离月入十万的美梦似乎只差29800的培训费了。

  在此之前,杨一林在温州做化工销售,每月工资3万多。靠着工作攒下来的积蓄,杨一林果断辞职,并在2017年5月,分两次向浪迹教育的CEO王环宇缴纳了29800元的培训费用。

  当时在福建23岁的张伟,也看到浪迹教育导师培训计划。他也辞掉了工作,坐上高铁出发前往成都。

  与杨一林稍有不同的是,张伟才刚工作一年,手头还没有什么积蓄。因付不起培训费,他只好选择贷款。算上日后在成都的生活费,他一共贷了3万多元。

  同样是单身的张伟,只希望通过课程学会如何跟女孩相处,不是特别在意成为导师后能够实现财务自由。不过,如果学会之后能够解决单身问题,那就更好了。

  他们对导师培训计划都充满着渴望,但谁也没预料到这是一个骗局。

  成为导师,要考核与女生发生性关系多少

  据判决书显示,浪迹教育导师培训计划一共有五期,每期一周。杨一林参加的是第二期培训,张伟则是第五期学员。

  2017年5月底,和杨一林同期的学员们从全国各地陆续来到成都。6月1日,导师培训在成都一家五星级酒店君悦酒店的会议室里正式开始了。

  两个月后的8月1日,张伟和其他三、四十个第五期学员也在这间会议室接受了培训。

  报名参加的学员中,既有刚毕业没多少积蓄的大学生,也有工作一段时间的社会人士。

  29800元的培训费中,包含了住在这家五星级酒店的住宿费,学员们两人一间。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或许是他们第一次入住这种每间1000元以上的豪华酒店。

  当然也有些例外。张伟记得,个别学员有好几套房,过着靠收租生活的日子,来这里就是专门学习泡妞技巧的。

  在杨一林的预想中,参加课程的人数应该不多。大家来这里学习如何提高情商,如何穿衣搭配、改变形象,如何灵活地和异性沟通等等。等当了导师后,再把这些知识传授给学员,帮助他们找到另一半,结婚生子。

  然而,现实给了杨一林重重一击。开课第一天,会议室里站着百十来号人。在那一刻,杨一林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随后,他用“淫乱”这个词来形容后面几天的生活。

  第一天见面的导师向学员传授的课业内容,是怎么诱导女性与自己发生性关系,还宣布通过结业考核才能当上导师的消息。考核标准,则是在七天内与异性发生性关系的质量和数量。

【资讯】PUA培训被骗起诉公司:导师教把妹我不管,只想把钱要回来

  浪迹教育导师形象照/图源浪迹官网

  随后,无数个导师和助教教授他们约炮的套路和技巧。为塑造“高富帅”形象,导师们带他们去服装店。

  背负着三万多的贷款,张伟克制住了自己的采购欲望。他发现,自己大概是花钱最少的那个,而班上有人一买就是好几千,甚至花费上万元打造个人形象。不过在出手阔绰的人中,也有一部分是刷信用卡的。

  在完成高富帅的形象塑造后,进入了实战环节。导师带领学员去成都的街边、酒吧和迪厅快速和大量女孩搭讪,并对这些女孩初步筛选,在运用各种心理战术和女孩互动后,再筛选出可以快速约炮的那些。当性关系发生后,学员还需要把拍摄的床照发到群里来证明。

  参加培训计划的第一天,张伟对培训内容十分反感,不过他没有离开。当时,他更没想过要举报培训课程内容涉黄。让他留下来的是,快3万的培训费已经交了。谈及这段经历,他向每日人物重复了三遍“钱又交了”。

  杨一林也因交了钱而选择继续待下去。

  在被问到有没有担心课程内容对受骗的女孩来说是种伤害时,杨一林情绪非常激动,强调自己交了这么多钱,还辞了工作,只能按照公司要求来做。

  回顾当时的课程内容,他称自己并不反感:“作为男孩子来说,说句真心话,没什么反感……”。

  杨一林坦言,“无论怎么教别人把妹我都不管”,相对而言,他更在乎的是通过维权“把钱要回来”。

  月入十万成泡影,真实工资仅有提成

  培训结束后,杨一林通过了导师计划要求的“发生性关系”的考核。

  不过,他拒绝回答与多少名女性发生了性关系。他害怕会造成不好的舆论,成为大家眼中的“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他认为这与自己要钱、维权的愿望没什么关系。

  张伟和他同期的大部分学员,却没有通过考核。张伟解释,大家都比较保守和传统,更习惯慢慢发展的恋情,不太能接受一下子就这样(发生性关系)。

  虽然考核结果迥异,但相同的是,连同杨一林和张伟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没得到公司提供的月入十万的导师工作。

  杨一林透露,班上大部分学员都与异性发生了性关系,但通过这一考核之后还要参加面试,面试通过才能当导师。他发现,有的发生性关系多的学员没通过,反而是发生性关系少的当了导师,“这个说不清楚。”

  导师没做成,浪迹教育为这些没当上导师的人提供了另外一份工作——课程销售。杨一林介绍,销售就是帮公司宣传情感课程,招其他男性参加培训。而这份工作的收入和当初承诺的十万大相径庭:前两个月底薪2000+提成,之后只有提成。

  对这结果,杨一林哭笑不得。“销售我哪里都能做,何必交29800找这个工作。” 最终,张伟和杨一林都没选择公司提供的销售工作。

  维权近两年,一审胜诉

  发现自己被骗后,张伟、杨一林决定找浪迹讨要一个说法,把培训费要回来。

  不止他们,其他的学员陆续加入到一个维权微信群,最高时人数达到两百号人。一开始每天上百个人,在群里嚷嚷着维权、起诉,但最后打官司的只有八九个。

  “大多数人都是有贼心没贼胆,不想花这个钱(律师费),但每天又在群里说说说,我听着都烦。” 张伟有点看不起他们。

  但是维权道路不是一帆风顺。

  张伟记得公司在课程开始第一天承诺过,如果学员最后没有通过考核成为导师,公司可以退款。于是,他们去找公司要过钱,但结果是“要不到”。

  之后,大家商量采取法律手段维权。不过,其中很多人因负担不起律师、打官司的钱而放弃掉,改去找工作。张伟也是其中之一,找到工作挣了点钱之后,他又重新想起这件事。

  最终,杨一林、张伟等四个人坚持到最后。

  一段时间里,他们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律师。直到这段遭遇经媒体报道出来后,在一位记者的帮助下联系到现在的代理律师,还给了一个代理费折扣。

  杨一林称,最后算下来四个人一共花了几万块。对此,张伟至今都很感谢那个帮忙的记者。

  2017年10月,杨一林、张伟等4名前学员一起将“浪迹情感”所属公司诉至成都市青羊区法院。

  起诉之后,张伟受到浪迹教育公司的威胁和警告。有浪迹的情感导师曾在YY直播中放出狠话。这段时间,张伟等几人非常怕在成都被他们找到。他听说有个人和他们有些过节,被女生邀出来见面,见面之后把他打得很惨。

  “就算渺茫,我们也要坚持下去。” 到宣布一审判决的这两年间,他们一度觉得希望渺茫。

  4月12日,成都青羊区法院宣判杨一林四人胜诉,一审认定被告公司的培训内容违反社会公序良俗,判决双方合同无效。判成都南院公司将赔偿几人的培训费,并承担案件受理费。据新京报报道称,被告公司负责人将上诉。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学员觉得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透露,浪迹公司现在的课程还在办,还有更多像他们一样的人受害,不是说赔他们钱就够了。“我希望这样宣传有害信息、物化女性的公司能彻底受到法律的制裁。”该学员表示。

【资讯】PUA培训被骗起诉公司:导师教把妹我不管,只想把钱要回来

  “包装”后的2019导师培训计划丝毫看不出涉黄/图源网络

【资讯】PUA培训被骗起诉公司:导师教把妹我不管,只想把钱要回来

  这次PUA培训让起诉的四个人付出的代价不小。

  张伟算了一下案件律师费、代理费、培训费及生活支出而贷款的钱,再加上利息,发现,自己要还的贷款已涨至近十万。然而,对发生的这一切,他对家人只字未提,“这些用不着家人知道。”

  “以后不会再参加类似课程了,有些事情(找女朋友)顺其自然,不要强求……只希望能回归正常生活。”张伟说。

  杨一林也表示,“找一个伴侣好好结婚、过幸福美满的生活是每个人都希望的。天天约炮、做乱七八糟的事情没什么意义,人最重要的还是生活。”

  时间如能倒回到2017年6月,杨一林假设自己得到了月入十万的导师工作,“一定不会怂恿别人天天约炮,而是教他们拥有爱的能力,做一个让女孩子喜欢的人。”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财富人生

我们致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财经领域发生的大事儿,新事儿,洞悉财经政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