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探索--会不会出现A股的大底和美股的大顶?看看管清友、鲁政委最新观点


会不会出现A股的大底和美股的大顶?看看管清友、鲁政委最新观点

管清友:现在A股估值非常便宜 但市场底可能还没到

 

知名经济学家管清友表示:无论从PE还是PB,与历史几次估值相比,现在的A股估值非常便宜。但同时他也表示,虽然估值便宜了,而且政策底明确了,但是从以往经验来看,政策底与估值底、业绩底、经济底往往不同时出现。


以下为管清友演讲的核心内容:


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无所谓悲观和乐观,我认为需要把现在的经济环境“白描”出来。


明年可能还是一个很动荡的年份。我们从2014年宽松到经济反弹再到2017年金融强监管,到2018年开始确立经济下滑的趋势后,政策开始微调。现在政策是在全面的纠偏。


明年最大的挑战来自外部。其实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最终对美国的影响也很大,这可能是特朗普总统始料未及的。他的这种行为改变了既定的大国关系,他制造了一个导火索,使得全球资产进入重估期。


美国科技股的下跌是不好的现象。不仅因为美国科技企业透支了涨幅,也反应了市场对科技企业未来市场的萎缩和对风险资产偏好的下降。国内来看,房住不炒和稳杠杆的基本方向没有变化,用3-5年的时间逐步降低国内的杠杆率。


我们对明年的基本判断就是明年经济下行,政策纠偏力度加大,政策底已经出现,但是市场底还没到来。资金端的政策纠偏在持续,资产端的经济下行在持续,就容易出现资产荒。明年还会出现所谓核心资产的泡沫化,还会出现资金扎堆涌向优质资产,而那些基本面不是特别好,讲故事的成分多的资产会被大家抛弃。


从权益类市场来看,贵州茅台跌停了,第一次开盘跌停,监管鼓励回购,政策底出现了。历史上茅台跌幅最大的交易日确实都是买点,这不构成投资建议。这是历史经验的比较,我们现在正处于历史的拐点,不能简单用历史经验来比较。回购的情况和股指的走势,我们发现,我们的回购和指数没有必然联系,但是美国有,这是我们看数据的一个基本结论。


政策底确实出现了,以往的经验是政策底和市场底、估值低、经济底基本不重叠的。现在估值真的便宜了,无论是PE还是PB都便宜了。和国际上比也不贵,甚至中美的估值在相互靠拢,在趋同。而以往我们一直远高于纳斯达克估值水平。美债和美股的关系走势和利润情况,会不会出现A股的大底和美股的大顶,如果出现我觉得是挺好的理想状态。但是我们还要考虑一些不确定因素。未来可能会有一个从估值挤泡沫到业绩挤泡沫的过程,先出现市场底再出现经济底。股票市场底一般会先于经济底出现。


相对确定的是债券市场。原因有这样几点,第一,增长放缓经济压力大;第二,通胀可控。第三,资金端偏宽松。整体上有利于利率债的配置。但信用债还是不容乐观,这个和企业的基本面有关,信用风险不容忽视。

 


鲁政委:建议央行继续降准 


知名经济学家鲁政委在会上表示,建议央行继续降准,用降准置换M2,使得商业银行的负债还给央行。因此要与国际监管标准接轨,将非银行存款计入企业存款。 


以下为鲁政委发言的核心内容:


2017年的整个的紧缩,使得利率偏高,企业的融资成本偏高。在企业已经不想再扩大负债水平的时候,如果融资成本依然偏高,那么就会导致债务不容易降下来。


我们发现,每当社会融资存量增速要跌破10%时,社会融资的口径就会进行调整,调整之后的社会融资增速就能够保持在10%以上。为什么维持这个10%左右的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呢?是因为“去杠杆”第一步首先是要“稳杠杆”。杠杆是总债务/名义GDP。要稳住杠杆,就是要让分子和分母的增速基本一致。由于目前名义GDP增速大致在10%,从稳杠杆的要求角度,就需要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大致稳定在10%左右。


从各种利率的下降幅度来看,到第三季度末,降幅最大的是货币市场的3个月利率,下降了200多个BP。AA+企业的发债成本降低了157个BP,其实是传导得不错的。贷款增速也是从6月份政策转向开始,立刻就反弹了,也是传导得不错的。但是大家有所抱怨,大家的抱怨从哪里来的呢?抱怨的原因其实是来自民营企业的信用利差依然比很大。另外一个原因是,社会融资增速和贷款增速之间的裂口越来越大。


如果撇开股票和债券不说,现在融资难的企业不少实际上是过去过度依赖非标的企业。我们发现,这一波的企业违约跟以往不太一样:以往的企业违约,是经营状况不好才违约;这一波的违约是和之前相比,企业经营没有大的变化,但突然之间就违约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它到期的融资在新形势下续不上了,这些到期的融资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非标。


债券融资有没有问题呢?前面说了债券融资,这个和我们资管新规转型过程中的摩擦有关。在过去理财刚兑的背景下,因为只有AA+附近的债券收益率比较高,能够覆盖理财的资金成本,而高等级债券收益率低,反倒没有办法覆盖理财资金的成本。所以,作为理财新规的配套政策措施,需要尽快明确债券违约的处置流程,加强投资人的保护,在制度建设方面,未来可能需要考虑建立国家层面的破产法院,以摆脱地方政府的干预。我们需要补齐融资光谱的短板,允许监管之下的非标继续发展。


理财打破刚兑净值化之后,是否非标并不关键,关键是两个问题:一是估值问题,二是流动性管理问题。前者在新会计准则上并没有问题,后者非标的确流动性通常更低一些。但管理流动性风险,期限匹配是最严格的要求,却并非总是必要的。从国际成熟经验来看,还有可以很多管理流动性风险的办法。比如说预约赎回、摆动定价、特殊情况下暂停赎回。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银行要发贷款的时候,如果银行自己的存款成本上升了,他给的贷款利率就下不来。这是因为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资金,很多最终在商业银行的报表体现为同业负债,而监管有同业负债不能超过三分之一的要求。


我现在总结一下,我们现在所讨论的货币性政策传导问题,表面上看是货币的现象,但却不全是货币的问题。

 

证监会前主席周道炯:现在股市比较弱 但要有信心!

2018年以来,A股跌跌不休,沪指从1月份的最高3478点开始回调,10月份一度触及阶段性新低2449点,11月份略有回升。在外围仍存不确定性的背景下,A股将何去何从?自从1990年沪深交易所设立至今,中国的资本市场走过了怎样的路径?日前,证监会前主席周道炯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专访。


周道炯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资本市场的发展更是举世瞩目,现在已经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两市市值超50万亿,开户股民数逼近2亿户。


周道炯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发展很快,但也存在一些问题,目前股市比较弱,但要充满信心。


周道炯表示,“我觉得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还是要坚持1996年当时中国证监会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提出了八字方针,就是‘法治、监管、自律、规范’。同时,我们要加快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进一步促进国民经济发展,为实现小康社会和2025年的伟大目标做出贡献。”


以下为周道炯采访实录:


我是作为一个老兵了,我一辈子从事财政金融的工作,从县、地区、省到北京工作了50多年,今年85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40年,这是伟大的成就。对中国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对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中国的金融改革、资本市场的改革,我觉得应该是提出30年了,从1988年发股票,柜台交易开始,正好是30年,28年是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成立,这个时候1990年。所以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不得了的,举世瞩目,现在上市公司有3500多家,股民开户的大概是两亿户,资本市场的建立发展,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进一步促进改革开放都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我觉得大体来讲,经济市场发展很快、成绩很大,但是在发展过程当中,还存在这样那样一些问题。现在股市比较弱,我觉得不要失去信心,应该充满信心,促进资本市场进一步发展。我觉得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还是要坚持1996年当时中国证监会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提出了八字方针,就是“法治、监管、自律、规范”,我觉得现在还是要坚持这样一个方针,进一步贯彻落实这个方针。同时,我们要加快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这样进一步促进国民经济发展,为实现小康社会和2025恩年的伟大目标做出贡献。




更多阅读:


杨玲:大家都担心美股跌了对A股影响怎么样?


星石投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杨玲在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表示,这时候如果还想要使自己的财富有一定的进攻性,我们不提防御性,防御性就买国债好了,买房子也行,你去买一个性价比好的房子,你去追求租金回报率,按照这个方向思考你的回报,我们现在提进攻性,因为我是做股票的,给大家的建议,前面几位都是防御类的建议,我的建议就是进攻性的建议。进攻性的建议肯定要寻找底部资产,底部资产,权益类的,权益类的资产肯定是一个底部资产。


杨玲提到,既然要寻找攻击类的资产,你就要做好迎接风险的准备,哪一类的权益类的资产有希望?我觉得恰恰是那些看着好像还比较小,看着好像整个产业支柱还没有完全形成的这一类的资产可能是未来的方向,这个听上去太冒风险了,我们叫价值成长股,仅讲故事类的资产可能不行了。


杨玲还认为,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你会发现很好的一批这样的中盘股,他是具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其实他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在市场也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现在估值打的很低。这一类的我觉得是大家可以考虑的一个进攻类的资产。


行者探索--会不会出现A股的大底和美股的大顶?看看管清友、鲁政委最新观点

以下为杨玲采访实录:


我觉得是这样,两个概念。第一个概念,过去这一段时间,这几年以来,确实是全球经历了一个,不能说货币超发,至少货币宽松的周期,所以各类资产都打到高位上去了。从股票资产来看,大家都担心美股跌了对A股市场影响怎么样?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个担心,因为在过去货币宽松的环境下,美国的股票市场也高危,中国为什么有财富焦虑,大家很担心我买了房子会不会跌,我买了固定收益类的产品,预期收益率还能不能回到我们自己手里,反过来也说明,这些类别的资产,由于受益于货币的兑水,我们叫水多了兑面,面多了兑水,由于货币的宽松使得各类资产相对高危,但是唯一有一类资产,股票资产,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


第一,原因股权分置,流通股的盘子很小,所以价格肯定上不去,即使货币有宽松,有流水过来,可能你会发现牛市很短,熊市消化期很长。


第二,因为股市流动性是非常好的,咱们去杠杆、去泡沫的过程中,其他类的资产在慢慢消化,股市在2015年一下子消化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可能陷入很强的财富焦虑是在于,过去给我们很多回报的资产类别,比如说房子,比如说还有一些其他的相关的信托类的资产,现在好像收益显得不那么强劲了,根据路径依赖,觉得投这些还能再赚,现在还能不能再赚,大家是这个焦虑。


第二股票类的资产一直在亏,去年好不容易调了一下,今年又进行了一轮调整,基本上你要是买点小股票,你是拦腰斩还是拦脚脖子斩,这个时候大家找不到方向了。这个时候资产怎么进行配置是最优的方法,第一同意陈教授和各位的说法,你不要再让你的财富增长的预期再那么高了。我们的GDP从两位数到一位数了,你还指望财富增速还能那么高?比如我投企业,我放杠杆就能赢?可能不一定了,这种情况下你的理财的预期收益率可能也要下来。


这时候如果还想要使自己的财富有一定的进攻性,我们不提防御性,防御性就买国债好了,买房子也行,你去买一个性价比好的房子,你去追求租金回报率,按照这个方向思考你的回报,我们现在提进攻性,因为我是做股票的,给大家的建议,前面几位都是防御类的建议,我的建议就是进攻性的建议。进攻性的建议肯定要寻找底部资产,底部资产,权益类的,权益类的资产肯定是一个底部资产。但是这时候权益类资产是不是我就可以买呢,甚至我就买个指数也可以呢?可能未必。因为现在经济结构在调整,经济增速可能不像原来那么高,可能到一个相对比较中低的平稳阶段,但是这种阶段总的增速肯定不可能很高,未来肯定是一个结构化。意味着你要寻找进攻类的资产你得有心理准备,你想要风险低就拥抱低回报。但是你想要未来预期更高的资产,你就要做好迎接风险的准备,哪一类的权益类的资产有希望?我觉得恰恰是那些看着好像还比较小,看着好像整个产业支柱还没有完全形成的这一类的资产可能是未来的方向,这个听上去太冒风险了,我们叫价值成长股,仅讲故事类的资产可能不行了。


但是哪一些呢?有一定的业绩支撑的,在市场有一定的占有率。因为什么呢?科创版要出来了,这一类的东西我以前在国内买不到,包括有一些好的游戏股,在国外你可以买到,但是国内买不到。当然现在受到一些政策的调整,可能调了调,但是仍然是比较好的方向。现在科技版一出来,我们就可以买到这些股票了。所以最近调了很多。对我们来讲可能更多的是机会。为什么呢?因为还是那句话,我要选择进攻类的资产,我肯定得承受较大的风险波动。而这一类的进攻资产我们可以在权益类市场去买到。


第一,一级市场,符合新经济方向的,具有技术壁垒的,比如高端制造,或者相关具有技术壁垒的,符合新经济方向的,比如大众消费品,我们以前到海淘到国外买好的,我们自己加工运到国外,国外帖个牌再销售回来,高价。以后这一类的企业可能会反过来,我自创一个品牌在国内,可能价格相对低一点,但是质量还是相对有保障,类大众消费品的符合新经济发展方向的,不管是一级市场的股权,还是二级市场,其实你也不一定去科创版,因为科创版门槛相对过高,你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你会发现很好的一批这样的中盘股,他是具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其实他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在市场也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现在估值打的很低。这一类的我觉得是大家可以考虑的一个进攻类的资产。


至于是不是你要卖房买它?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不敢再说了,因为房子太坚挺了。

声明:

投资有风险,本文的观点论述及观点分享仅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弈凡股票圈

聚焦股市投资,精练股市研究机构一手信息,揭示重大财经事件蕴含机会。弈凡股票圈--为您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属于第三方自助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点击 侵权投诉
文章观点不代表慢钱观点,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慢钱头条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风险

热门视频

猜你喜欢